美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用“301调查”或“232调查”打击中国存在障碍

字号:  | [关闭本页]
时间:2017-09-20 | 点击(539)

译自:2017年8月31日【美国】美国贸易内情网
编译: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徐程锦 曹超 李志恒

  分析人士告知《美国贸易内情》,虽然特朗普总统和其下更加经济民族主义的政府官员正在计划打击中国,在钢铁和铝产能过剩及知识产权盗窃方面对中国采取惩处措施,但是他们持续面临来自政府内外各方势力对针对北京的大规模行动的反对——还有令人烦恼的地缘政治复杂性问题,目前也对实施大胆行动有所妨碍。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专家Scott Kennedy认为,这两个问题的分歧在于负责对华政策的政府机构和部门之间严重缺乏协调配合。这导致协调国家安全、贸易以及其他对华政策决定成为十分艰巨的任务,反过来使得有意义的贸易措施很难实施,因为各政府机构都在抢着让自己的政策目标优先。

  举个例子,美国国防部认为预防朝鲜半岛冲突和抑制平壤的核能力比惩罚中国的贸易政策更重要,但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白宫某些势力的支持下——就认为后者更重要。

  由于美国和中国在联合国进行的有关朝鲜的敏感谈判,针对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所谓的窃取行为而开展的“301调查”被推迟启动,此事发生后,上述的纷争就显现出来了。当然最后特朗普还是让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 先考虑启动“301调查”而不要立刻就开始。

  在特朗普向美国贸易代表发出指令之前的吹风会上,一位政府官员否认国家安全与贸易政策相关联,并声称整个政府团队都支持特朗普的决策。“这些是完全不相关的事件。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当被问及决策的延迟实施是否是为了保障中国在联合国支持对朝鲜进行额外制裁时,这位政府官员这样说道,“国家安全就只是国家安全。所有政府部门包括白宫和内阁机构在这个问题上都是充分参与其中并且完全团结一致的。”

  分析人士指出,8月18日离职的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在8月16日与《美国瞭望》(American Prospect)的采访中,试图将朝鲜问题与中国贸易问题脱钩。班农说政府应该继续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措施,因为他认为北京不会遏制平壤——而且朝鲜的核能力使得美国不太可能对其采取军事行动。班农还说美国正“处于与中国的经济战中”,要打击北京,“301条款”和其他工具必不可少。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301调查”的推迟表现出政府在对华政策方面的不一致,并且遵循一种模式,即美国先启动或者威胁可能对中国采取贸易制裁,然后北京在朝鲜方面或者某个独立的贸易领域做出微小让步,来制止美方的这一行动。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Caroline Freund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分析师Derek Scissors在几个不同采访中提醒道,特朗普当局有落入陷阱的危险——不断接受中国的微小让步而代价是不能采取大胆的贸易策略。“我认为中国是非常精明的,它非常清楚应该如何应付这个政府,所以当事情爆发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该出什么牌。”Freund说。因此,Freund预计特朗普政府并不会对中国的贸易政策采取什么有意义的行动。

  但是Kennedy表示白宫不会接受中国在朝鲜或贸易问题上象征性的让步然后宣告胜利。他说不作为是特朗普政府最不可能的选择。

  然而,Kennedy和Freund表示,单边行动是不太可能成功的。他们认为美国应该设法与中国谈判来解决贸易摩擦问题,并和盟友协调其对北京所谓不良行为的回应。Kennedy说,有效的多边行动需要特朗普和他的政府缓和美国对欧亚盟友们贸易政策的打压,他认为政府不能在多条战线上开展贸易战的同时还指望在面临中国的压力时能够获得盟友帮助。

  另一方面,Scissors认为特朗普政府目前采取的对华政策极具潜力,特别是如果“301调查”能够坚持执行下去的话。他表示,中国多年来一直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美国如不执行“301调查”,则相当于给中国开了一个绿灯,允许他们继续实施此类侵权行为。他补充道,WTO规则并未充分覆盖中方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网络活动,而WTO争端解决程序旷日持久且可能收效甚微,故美国有必要采取单边行动制止侵权行为。

  Scissors认为,除了可以对中国强制美国企业为获得在华经营权利而转让知识产权的政策提起WTO诉讼外,还可以禁止涉嫌对美国知识产权实施网络侵权的中国企业向美国投资或出口产品,这将是对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全面且有效的回应。

  考虑到特朗普在搁置两项“232调查”后再次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考虑对中国发起“301调查”,以及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就朝鲜问题与中国合作并不能取得预期成果,Scissors认为,从总体上看,美国对中国贸易政策的应对和处理已呈现积极态势。

  据《美国贸易内情》消息人士称,尽管商务部未能按照之前的保证在六月底向总统提交“232调查”报告,但美国政府并未放弃对钢铁和铝的“232调查”。消息人士还称,该调查报告正在政府内部进行附加审查。

  Scissors指出,“232调查”的推迟释放出积极信号,这表示美国愿在政府内部就贸易政策展开认真讨论,并听取可能因钢铁、铝的关税或配额政策受到不利影响的国内工业企业和国外贸易伙伴的意见。

  Scissors表示,美国政府将注意力转向中国的知识产权政策则是另一重要信号,这表明美国政府正在听取商界意见并愿积极处理将对美国长期竞争地位有重大影响的贸易政策问题。Scissors补充道,中国不是美国进口钢铁和铝的主要来源国家,但中国就美国智力成果的窃取则是巨大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问题,对中国采取“301调查”的重要程度远高于“232调查”。

  Scissors补充道,只要能够制止中国横跨太平洋窃取美国的智力成果,那么承受来自中国政府的任何报复都是值得的。

  尽管Kennedy指出,较之于过去对美国贸易行动的回应,中国政府目前就“301调查”发表的言论并没有过分尖锐,但他仍警告说,中国对特朗普指示USTR考虑对中国开展301调查“真的非常不满”。

  有消息人士指出,“301调查”难以撼动中国一系列的知识产权政策,因为这些政策以国家安全利益为基础,并服务于政府控制国内信息和数据的目的。

  Kennedy和Scissors表示,美国所采取行动的性质以及中国国内的政治状况,将决定中国会如何应对美国“301调查”和“232调查”的贸易攻势。

相关文章
2017/11/22罗兰贝格:掌握工业物联网
2017/11/22确保电子隐私规则取得恰当平衡, 促进数字创新
2017/10/30欧盟将建立ICT产品和服务 网络安全认证机制
2017/10/30俄罗斯政府批准《2025年前发展民航工业产品出口战略》
2017/10/23五分之一的大型企业现已 聘任首席数字官
最新文章
2017/12/08我所白旻博士应邀参加中国玻璃纤维/复合材料工业协会2017年年会
2017/12/08我所宋晓明副所长受邀参加“2017全国大型风能设备行业年会暨产业发展论坛”
2017/12/08我所白旻博士应邀参加第六届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中国峰会
2017/11/22罗兰贝格:掌握工业物联网
2017/11/22确保电子隐私规则取得恰当平衡, 促进数字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