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技术研发融资趋势

字号:  | [关闭本页]
时间:2018-01-02 | 点击(1051)

译自:2017年10月 【联合国】unfccc.int
编译:李伊静 蒋佳妮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一、全球研发支出和风险投资

  各国自1996年以来向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报告了研究和实验发展总支出(GERD)。各国的覆盖面和定义有所不同,报告国家数量有所不同。GDP的百分比GERD纠正了通货膨胀的错误并补充了不完整的国家覆盖。占比从1999年的1.52%上升到2013年的1.71%。教科文组织还报告了GERD的资助者——商业、政府、高等教育等方面的资料。1996年至2013年期间,商业资金占全球GERD的50%至55%。与此同时,政府资助了25%至30%,而高等教育和其他来源的资金则在15%至20%之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收集其成员国的类似数据,形式相似。经合组织国家的研发支出高于全球水平,从200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2.14%上升到2014年的2.38%。商业资助的资金占58%至62%,而政府资金占28%至32%。 经合组织在全球GERD中的份额已从2000年的近85%下降到2014年的65%。这反映了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研发支出的增长。这两个数据表明,自2000年以来的全球研发支出绝对增长量和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风险资本融资的数据由行业协会和私人数据提供者而不是国家政府或国际组织收集。风险投资主要是私营部门的活动,我们无法获得有关风险投资公共和私人股份的数据。全球风险投资从2009年的360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1400亿美元,每年平均增长25%。根据美国的数据,约有三分之一是对新公司进行初始投资,剩下的则是公司增长的额外融资。虽然风险投资一直在迅速增长,但相对于前面提到的GERD而言仍然很小(5%至10%)。与GERD一样,全球风险投资主要由美国和最大的金融市场所在的欧洲联盟主导。虽然他们的份额从2009年的85%下降到2015年的60%,但绝对数额继续增加(如前所述)。自2009年以来,中国和印度的风险投资增长迅速。

二、能源技术研发支出

  国际能源署(IEA)自1974年以来一直跟踪成员国的公共能源研发预算。1974年至2015年期间能源技术的总能源研发预算呈现出以下特点:

  1.政府能源研发预算从1990年代中期到2012年间稳步增长,几乎恢复到1980年后石油危机的高峰水平。自2012年以来,政府的能源研发预算已经下降。能源在国际能源署各国政府研发预算中所占的比例,从1980年代初的10%下降到2015年的4%。

  2.分配给气候变化技术(如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政府能源研发预算的份额已经大大增加。相比之下,致力于核化石燃料的比重大幅下滑。

  3.与气候相关的能源技术(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氢燃料电池,能源储存和碳捕获和储存)的政府研发预算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波动。

  4.美国、日本等几个国家主导政府对关键气候技术的研发经费。

  法兰克福学院——环境署中心(Frankfurt School-UNEP Centre)和彭博新能源金融(BNEF)联合报告是可再生能源技术研发支出的另一个信息来源。在其年度报告中,他们注意到,可再生能源的全球研发从2004年的50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近120亿美元,然后在2015年下降到约90亿美元(现金),这不到全球GERD的1%。2004年至2014年的年增长率为8.7%,远高于通货膨胀率,因此显示研发支出的实际增长。

  发展中国家公共能源研发支出数据很少虽然一些主要发展中国家的支出很大,但其中大多数都是公营企业。直接的政府研发支持可能会相当不平衡,几个部门接受了大部分的资金。近几年来,中国已经在可再生能源研发大量投入公共投资(符合其整体研发的急剧上升)。 彭博新能源金融/法兰克福学院估计,2015年中国投资了18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的公共研发资金。

  关于能源技术研发的私营部门支出数据没有系统地编制和出版,部分原因是能源技术范围广泛,从事能源相关研发的公司多种多样。下面的专栏1提供了一个未来的预计,可以如何估计大型私营企业的研发能源消耗,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私营部门的创新不是由传统能源公司承担的。对于可再生能源技术,彭博新能源金融/法兰克福学院估计,研发总支出的公司份额约为55%。在2015年,这相当于50亿美元。虽然研发支出迅速上升,但私营部门可再生能源投资增长更快,因此研发支出占投资额的百分比下降。可再生能源的私人研发支出约占销售收入的3%。而整个工业界平均水平为3.2%。石油和天然气生产者平均为0.3%,电力生产者为0.5%。

专栏1:私营部门能源技术研究开发支出

  在能源部门很有存在感的多元化工业往往具有极大的能源研发支出。我们来看看三家这样的公司。根据2016财年公布的数据,西门子、日立和ABB总收入的40%至60%是能源相关的。这些企业还报告了2016财年的研发(R&D)支出总额分别为52亿美元,30亿美元和14亿美元。虽然我们没有关于用于能源研发份额的信息,但这些大幅度的研发投入和能源部门在这些企业的显著的资金周转表明,其能源研发投入将是其整体研发投入的很大的一部分投资,因此绝对数额也相当巨大。

  最后,在风险投资方面,美国国家创业投资协会报告了17个行业的投资,包括工业/能源行业。自2005年以来,该行业的年投资在1.5至45亿美元之间波动。在这段时间内,该行业的风险投资额占全部风险投资的2.5%至6.0%。估计的工业/能源行业的全球投资约为75亿美元,仅占风险投资总额1400亿美元的5%以上。因此,风险投资的模式就像国际能源署报告的能源研发支出如上所述;能源技术占总投资的5%左右。 彭博新能源金融/法兰克福学院估计,可再生能源技术的风险资本投资每年超过研发支出的25%,远高于整体能源投资份额的50%。太阳能吸引了可再生能源风险投资的最大份额。

三、国际气候技术研究与开发合作

  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至少90%的低碳研发活动都是在同一个国家进行资助和承担的。国际研发合作受到的关注度相对较低,但可以通过利用协同效应,避免重复和填补关键差距,提高研发支出的有效性。气候技术已经存在至少两个主要的国际研发协作平台:致力于农业的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和能源方面的国际能源署技术合作计划(TCPs,能源方面以前执行的协议)。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CTCN)也展示出了在这方面作出重大贡献的潜力。

  四十年来,CGIAR组织促进了15个独立的、非营利的可持续作物和动物农业、林业和渔业研究中心的合作。资金由30多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国际组织和慈善组织提供。这些中心进行科研,其中许多中心在发展中国家设有相关设施。CGIAR的工作特别针对帮助发展中国家满足其农业技术需求。CGIAR是国际农业研发的主要资助者和执行者。 其总收入目前每年约为10亿美元,这意味着它约占全球农业研发支出的3%。CGIAR认为气候缓和与适应是主要目标,并承诺到2030年将至少将60%的预算用于这些目标。

  TCPs在40多年间促进了协作能源研发。目前有39个与研发有关的技术合作计划,涵盖:建筑物,电力,工业和运输的终端使用; 化石燃料; 融合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和氢气。参加者包括26个发达国家和25个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工业企业和研究机构以及8个国际组织。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国际能源署成员国成员。但是,一个国家不一定要成为国际能源机构成员才能参与技术合作计划,而且新兴经济体(如中国)也积极参与。每个技术合作计划的战略方向由国际能源署能源研究和技术委员会成员决定,其中包括某些领域的研究,试点工厂的建设,示范项目以及促进部署的措施等。参与者提供资金并经常进行研究。

  还有一些双边计划的例子,如中美两国联合清洁能源研发中心。例如,印美联合清洁能源研发中心(JCERDC)是签署2010年联合协议后成立的,每个国家提供2500万美元。目标是可以快速部署清洁能源技术的联合研发成果,产生重大影响。JCERDC的三个重点领域是太阳能,节能建筑和第二代生物燃料。JCERDC在发布会后资助了美国-印度联合研究机构联合会,研究机构已经开发了便于部署清洁能源技术(如建筑设计辅助工具)以及可部署技术的工具。JCERDC于2015年被推出并扩展到智能电网和电网存储。

  尽管国际研发协作平台已经被用于农业和能源领域,但气候技术合作的规模仍然有限。大约有30个发展中国家参与了CGIAR(总共45个参与国)或TCPs(49个参与国)。CGIAR的预算约占全球农业研发支出的3%,目前不到10%的预算直接用于气候变化、农业和粮食安全(CCAFS)计划。大多数技术合作计划涉及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和储能技术,但这些计划的预算无法获得。

四、总结

  构建一个关于气候技术和相关趋势的研发支出的清晰图景并不容易。关于气候技术研发支出的系统数据仅存在于几个部门(能源和农业),甚至仅仅在这两个方面也有不足。我们获取不到关于适应技术研发支出的数据。政府研发资金数据比私人研发支出更为全面。我们需要编辑汇总关于气候技术的公共和私人研发支出的系统数据,因为这些努力将有助于确定这种研发合作&示范(RD&D)的潜在重复和不足。

  有限的数据表明,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2011年,能源和农业研发的资金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断增加。从那时起,能源研发的公共资金开始下降,而对于能源和农业研发私人资金的近期趋势尚不清楚。这些行业的研发投入目前约占全球研发总额的5%左右。虽然私营部门研发支出的数据不完整,但似乎超过了公共资金,而在农业方面却是恰恰相反的。分配给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方面的政府能源研发预算的份额大大增加,而用于核能和化石燃料的预算大幅下降。像所有研发一样的气候技术研发活动集中在相对较少的发达国家。在过去二十年中,中印两国加入了这个能源集团。发展中国家在农业研发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风险投资可以在新技术商业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总体风险资本投资约占能源研发支出的5%,但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在过去十年中已经吸引了远远更高水平的投资。

  现在已经存在涉及发展中国家的国际研发协作平台-致力于农业的农业研究磋商组织和致力于能源的国际能源署技术合作计划。然而,目前国际气候技术研发合作规模有限,只有约30个发展中国家,其总支出不到全球农业研发支出的1%。

相关文章
2018/05/18数字经济为中国与中东欧16+1机制开辟新合作领域
2018/05/18普京颁布新五月命令, 第四任期经济政策向去原材料化倾斜
2018/05/08英国政府发布网络安全出口战略
2018/05/08“捷克工业4.0倡议”与 “中国制造2025”对接领域探究
2018/05/08自由贸易协定中的政府采购(下)
最新文章
2018/05/24我中心在“青春建功新时代”工信青年论坛中获佳绩
2018/05/23王新哲总经济师参观大智移云展
2018/05/18数字经济为中国与中东欧16+1机制开辟新合作领域
2018/05/18普京颁布新五月命令, 第四任期经济政策向去原材料化倾斜
2018/05/11张强:数字中国优先行动深入实施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